472.分離

小說:帶著仙門混北歐作者:全金屬彈殼字數:2548更新時間 : 2019-07-14 12:19:18
    陳松跟著看去,清澈透明的冰塊中,有個栩栩如生的海豹。

    這海豹也是倒霉,正好被凍在了冰層中,因為海水冰沒有污染,于是狗子們就看到了它的全貌。

    這種事在北極挺常見的,海洋冰層里有魚、有海豹等等,因為寒流到來后海水會從上層結冰,海洋動物們需要呼吸就得破開冰層出來呼吸。

    結果,寒流進一步加劇,海水冰層迅速增厚,這樣往往就會凍住一些來不及逃掉的魚和海豹。

    低溫之下不管魚還是動物都容易被凍僵,就跟溫水煮青蛙一樣,逐步被凍僵,等到它們意識到不妙再跑往往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看到這頭海豹,陳松掏出手機拍照。

    這可是發朋友圈的一條好題材。

    結果狗子們看他拍照以為他對冰層中的海豹感興趣,紛紛用爪子在冰塊上刨了起來。

    陳松嚇得要撒尿:“別別別,你們真是我大爺!別破壞冰層,我們會掉入水里死掉的!”

    他多慮了,狗子們不是金剛狼,狗爪在冰面上刨了一陣后也只是挖出了一些劃痕,壓根沒法破開厚厚的冰層。

    陳松將它們拖走,繼續前進。

    到了小島上后他把這事給梅耶克一家說了說,聽說冰層下有海豹,這一家人可高興壞了,梅耶克當場就拎著冰鎬要去破冰取海豹。

    陳松嚇一跳,說道:“你不怕把冰層破壞掉入海里嗎?”

    梅耶克咧嘴笑道:“不會的,奈杰克風已經吹過好幾遍了,現在海上的冰路非常牢靠,不會被破壞掉,我只是去把海豹取出來?!?

    那頭海豹對他們一家來說是寶貴的財富,省著點吃可以吃上好幾天時間,對于已經斷糧的一家人而言,陳松帶來了驚喜。

    老太爺認為陳松是白神帶給他們一家的福報,他想要報答陳松,但翻箱倒柜一陣后他苦惱的說道:“對不起,中國恩人,我們家里實在沒有什么有價值的東西了?!?

    陳松急忙說道:“別客氣,我做這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,你們不必給我什么?!?

    老太爺很倔強,他不聽陳松的話又找了一陣,最后拿出來一個大約有少年拳頭大小的雕像:“中國恩人,這是我以前做的骨雕,如果你不嫌棄,你能收下它們嗎?”

    陳松打眼看去,這骨雕是用什么骨頭雕刻而成,或許是海豹骨頭或許是海象骨頭,色澤白中泛黃,平時老爺子顯然沒少摩挲,外表已經有點包漿了,很有年代感。

    骨雕是一個人的樣子,深眼窩、高鼻梁,竟然是一個白人。

    他接過骨雕問道:“這雕刻的是誰?”

    老太爺笑道:“我不知道,是我隨手雕的?!?

    他覺得陳松挺喜歡這種東西的,于是就開心的翻了起來,又翻出好幾個骨雕,有小熊有海豹也有狗,另外他還翻出來一支海象牙雕,這東西就珍貴了。

    這個海象牙足足有六十多公分的長度,它不該叫骨雕而是骨刻,上面刻畫了一些圖案和一些古怪的文字。

    陳松看不懂這種文字,他問道:“請問這上面寫的是什么?是你們的文字嗎?”

    老爺子說道:“我們沒有文字,但其他民族都有文字,年輕時候我有雄心壯志,也想創造一種文字。不過,我做不到啊,于是就胡亂雕刻一些東西在這上面,算是紀念吧?!?

    陳松肅然起敬:“偉大的志向?!?

    然后他心里一動,有了一個想法。

    后面梅耶克的家人負責拆家收拾行李,他去把冰凍的海豹給挖了出來,最終他們匯合,跟著陳松一起離開了小島。

    他們一家沒有獵犬了,只能靠人來拉雪橇。

    還好因紐特人無論女人老人還是孩子都吃苦耐勞,而他們家里除了破帳篷和一些皮毛之外也沒有別的東西,雪橇不算沉重,故而人力能夠拖動。

    最后踏上陸地后,梅耶克留戀的回頭看了看突起于平坦冰層中的小島,他喃喃說道:“再見爸爸,我以后會聽你的話,不再去找海象冒險?!?

    陳松收下了這家人的骨雕和骨刻,這都算是藝術品,數量可是不少,骨雕有五十多件,全是老頭子平時沒事干雕刻的精品。

    另外還有十條或大或小的海象牙,上面全有圖案或者無意義的文字線條。

    別看老先生沒有學過雕刻,但藝術家是天生的,熟能生巧,他的骨雕作品都很精致,特別是那些骨刻,要知道海象牙是雕刻中的上乘材料,本身就很有價值。

    陳松把之前兌換出來的所有丹麥克朗給了他們,然后仔細教導他們怎么使用這些錢,他給的錢足夠這家人去買上十條上好的獵犬、訂做一套優質雪橇并度過這個寒冬。

    老太爺帶領全家給他送上了因紐特人的最高敬意,輪流親吻他的手背又俯下身用額頭輕觸他的腳掌。

    梅耶克還把戴在脖子上的一個狼牙項鏈交給了他,鄭重的說道:“中國恩人,你留下這個,感謝你救了我,救了我們一家,白神和夜神會保佑你!”

    陳松沒有拒絕,他掏出了自己的軍刀送給了少年。

    因紐特人都是直腸子的實誠人,他們拖著行李遠去,一路走一路回頭揮手,哪怕他們互相看不清了,梅耶克一家還是會回頭沖他使勁揮手。

    陳松很喜歡這種實誠人,如果不是因紐特人不愿意離開家鄉更不喜歡打工,那他很樂意招聘這一家人去他的莊園工作。

    眾人準備上車,結果波弗特鬼鬼祟祟的湊了上來:“文斯老大,你沒有軍刀了是吧?”

    陳松道:“還有一把備用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波弗特抽出自己的狗腿刀說道:“瞧這個,英國BCB國際有限公司的SP彎刀,特種部隊專用的武器,它用的可是不銹鋼單刃刀片,刀鋒是碳鋼制造,簡直太棒了,你有沒有興趣?”

    陳松看這把狗腿刀確實不錯,他伸手拿走試了試后說道:“有興趣,那多謝了?!?

    波弗特一愣,反應過來后急忙說道:“不用謝,但你得把剛才那孩子給你的狼牙項鏈給我,我們交換?!?

    陳松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問道:“那項鏈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波弗特顧左右而言他:“什么怎么回事?就是野獸牙齒項鏈,我喜歡這種小玩意兒,你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你再不說實話那我就要上車走了?!闭f這話的時候他把刀子給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刀現在姓陳了。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lhmifx.live。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laidudu.com
彩乐乐河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