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讀讀小說 > 舟行諸天 > 第629章 與圣人論道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629章 與圣人論道

小說:舟行諸天作者:明少江南字數:3439更新時間 : 2019-07-14 12:23:56
    封舟兩次向太清行禮,第一次是同時拜見兩位圣人,這是后輩見前輩,客人見主人之禮。

    而他第二次復拜太清,則是因為他在太易紀轉為太極紀之時,曾經被太清召喚點化,遂在此世出現,這是對太清的感激之。

    他本以為,召喚他的應該是太清。

    但沒有想到,與他對話的卻是玉清。

    雖說老子一氣化三清,這太清、玉清,加上上清,差不多都是一體多面,但封舟可沒有達到以“一”而知“全”的無限境界,根本無法看清二位圣人的跟腳,自然只能將這兩人當成兩人。

    此時玉清緩緩道:“我觀你雖在太易紀就已成玄仙之體,但太清開天辟地之后,你卻未出現,直到成為朱紫國太子,方才顯示你的跟腳,如今你天賦覺醒,廣述道德,多有令人深悟之言,若是道法理念而論,你當為玄門新圣?!?

    封舟忙道:“弟子不敢!”

    “坐而論道,達者為先,貧道豈是打壓后輩之人?你我三人,且先論道?!?

    說罷,玉清伸手邀請,請封舟入茅廬一敘。

    封舟不敢推辭,與玉清、太清一道入內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他依舊心緒不平,低聲問道:“彌羅宮外,有群賢畢至,天尊拋下他們,而在此論道,怕是不妥吧?”

    “無妨,群賢雖多,卻是因緣守舊之輩,道法堅固,既不能改革,也不能精進,唯固執二字而已,如今彌羅宮大門已開,混元道果,且讓自己商討,我與師兄在此,只與你這小友暢所欲言?!庇袂宓f道。

    “我這么有面子?”一時之間,封舟感覺自己如在云霧之中一般。

    放著這么多圣賢不理,卻和自己談論道法,這種超國民待遇實在令封舟受寵若驚。

    不過封舟畢竟是做了無數紀年的東極青華大帝,即便是受寵若驚,依舊是古井不波,與兩位圣人一起入內。

    這三人,一個是圣人無為,一個是大道于心,一個是砥礪前行。

    即便在法力和道經上有著巨大的鴻溝一般的差距,但無疑,這三人都是此世智慧最通達之人,兩個個是道家道祖,一個是后進達人,更是拿文明為棋盤,書寫心中縱橫,經世濟民,萬民心中大圣之尊,也由此融會貫通的智慧,能稱得上是玄妙圓融,半分無虛假的。

    三人先是談論了一番黃老治國之道,再論論道德禮法,一旁仙鶴童子聽玄門最精妙之論,因從未涉及凡塵俗世,大半時間都在那里懵懵懂懂,唯有三人說起天地宇宙,自然造化,萬物之道的時候,能聽出其中妙處出來,喜不自勝。

    而金毛犼更是全然不懂。

    但它卻知道這是圣人之言,通世哲理,因此強行記住,準備再日后慢慢練習。

    封舟雖然是萬民大圣,但畢竟道法淵博比不上無數元會的兩位圣人,雖然明白天道高遠,自然奧妙的道理,就遠不如兩位開天辟地的圣人,所以他每次論道,提出一個概念,接下來便是少說多聽,遂有一番智慧發闡。

    一連數日,三人談玄論道,天地自然,大道至理,神通術法漫漫而談,不再只說治國人倫之道,這番太清真人才講過陰陽開辟,清濁分化的至理,那邊玉清真人便說起太陽之氣運轉太清的妙諦,而封舟學問見識雖不及二人,但即使片言只字,卻又往往恰到好處,引人深思,即使兩位圣人聽了,也能深感其中蘊含的至理。因此對封舟愈加看重。

    聽聞圣人講道,封舟許多疑問處無不豁然開朗,又想到如今誅殺云程萬里鵬,幾與佛門沖突,自己雖然不在意,但畢竟身處西牛賀洲,國家正處于漢化之際,若是佛門出來添亂,漢化畢竟事倍功半,甚至有夭折之危。

    縱然他法通準圣,畢竟雙拳難敵四手,所以他欲以道理,請教二位圣人。

    太清淡淡一笑,便講無為而不為之理。

    太清主張身國同治,以兩相自然為本,事因之而循之,物因之而動之,法天地之使萬物自然,甚至不得不然而為,以無為謂之使物我自然。以使物我共逍遙,善于行不言之教,使人自化。

    玉清雖然贊同太清之言,但在太清無為之基礎上,又道大道無功,全生避害,為我貴己,不與物往以不染物性,無為以兩不相累,兩不相擾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受到封舟啟發,早有妙論,看了一眼白鶴童子、金毛犼,又掃過茅廬外豎耳聆聽的板角青牛,手中玉如意微微一揚,侃侃而談:“天生萬物已養眾生,又置生殺而治之,此天道也,然披毛戴角之輩,皆通適者而生,不適則死之理,故而貴己!為我貴己,非貴己者,死矣!物肖其父,本性自如。父不貴己,則亡,其父貴己,則生。貴己者有子而貴他人者絕后,是故天生萬物,無不貴己!”

    “天道之事,在于功利,人類滋長,眾生繁衍,在于自得。為民心,為圣心,為道心也?!?

    那仙鶴童子雖然就在玉清老爺身邊,不沾禽獸之道,但他畢竟本身為鶴,通禽獸之言,又有金毛犼、板角青牛異類,曾混跡于禽獸之中,見其生,見其死,乃至強者生而弱者死,自然淘汰,天擇其強,萬物演化之理,卻聽得如癡如醉,勝過老子道德家言。

    這本來是封舟所思考之事,也知道玉清說的是楊朱之言,但比楊朱精簡卻有妙在顛毫。

    封舟深明其理,知道楊朱或許是某位道家圣賢轉世,雖講物競天擇之言語,其中也蘊含道德之理念。

    其本質上,已經接近于進化之道。

    太清聞得玉清之言,點頭笑道:“善……貴以身為天下,若可寄天下。愛以身為天下,若可托天下?!?

    封舟聽兩位圣人商業互吹,竟毫無尷尬之色,心中也是欽佩萬分,不由得心中一動,忽悠茅塞頓開之感,便說出天行有常,萬物發展,皆遵循大道,此道者,便是流水不腐戶樞不蠹也。故而以為,與順應天地變化,就許掌握天道變化至理,求其道,此為拓進發展。

    又言人類異于萬物,在于智慧開蒙,智慧開蒙能求道,求變,乃是拓進發展之變,人善變,變則通,通則久,所以長于世間萬類,人能求道,所以貴與世間眾生。

    再說鶴、犼、牛等聽講之輩,已開通智慧,渴求大道,便知拓進發展之理,故而能超脫萬物,與人并肩。

    靈山諸輩,由人得道,或佛陀、或菩薩、或羅漢,有三千弟子,五萬佛眾,各個通曉佛法,自在覺悟,神通廣大,以此傳播佛法,人人修己以待琉璃世界,致使西牛賀洲境內,麻木不仁,安于現狀,幾如神佛玩偶,圈養之家畜。

    兩位圣人聽到此處,已知封舟內心深處,已經與靈山之輩隔閡甚深,已經到了理念之爭的地步,不由得輕輕嘆息。

    但太清無為,玉清順勢,爭與不爭,皆在己心,雖未曾點頭表贊,卻也沉默微笑,只待看封舟順勢大道。

    見兩位圣人這般模樣,封舟心中連稱大善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二位圣人表態,只需要他二人擋住佛門圣人阿彌陀佛的干涉即可。

    又談數日,封舟便與二圣拜別,徑直離開玉清境彌羅宮,回到凡間。

    一路上,金毛犼聞道:“主人,我曾聽菩薩轉述佛祖點評四大部洲之語,其中評西牛賀洲,與主人略有沖突,但細細想來,似乎一般無二?!?

    封舟微微一笑,問道:“那么佛祖如何點評四大部洲?”

    金毛犼道:“佛祖說四大部洲,眾生善惡,各方不一;東勝神洲者.敬天禮地,心爽氣平;北巨蘆洲者,雖好親生,只因糊口,性拙情流.無多作踐;我西牛賀洲者,不貪不殺,養氣潛靈,雖無上真,人人固壽;但那南贈部洲者,貪淫樂禍,多殺多爭,正所謂口舌兇場,是非惡海?!?

    封舟哈哈一笑:“佛門只是望階級固化,死水不瀾而已,在我看來東勝神洲者,敬天禮地,崇仙尚神,幾無己,猶如草木,雖清凈,實如大樹,風雨必腐;北巨蘆洲者,于天地爭命,為生存多效上古,性拙情疏,學法禽獸;那西牛賀洲者,麻木不仁,安于現狀,幾如神佛玩偶,圈養之家畜;唯我南贍部洲者,個個貴己,尚爭善變,求道發展,不迷仙佛,乃貞觀盛世,人道之地。所以我推行漢化,其實使我大明如華夏貞觀盛世一般,創一個洪武盛世?!?

    封舟說完,又慷慨激昂道:“我西牛賀洲眾生,階級固化,人道無從發展,為靈山蓄養,不復為人,實在可憐,圣佛以極樂世界惑人,偏執精神,而脫離物質,非我所愿也,而我大明,當眾生人人貴己,為欲望和追求而尚爭尚變,求大自在,不受仙佛禁錮。使得仙佛只能教化,而不可惑人,如此長久,便可向天下大同邁進!”

    “若如此,則為造化蒼生之德!我不為圣人,誰為圣人?”

    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lhmifx.live。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laidudu.com
彩乐乐河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