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讀讀小說 > 掠奪諸天世界 > 第122章拓跋鷹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122章拓跋鷹

小說:掠奪諸天世界作者:快樂的網蟲字數:2741更新時間 : 2019-07-14 12:21:28
    何則這下郁悶了,剛才可是自己叫眾人退后,一時不好意再叫人幫忙,真是搬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,只得一邊打,一邊冷喝譏諷道:“果然不愧草原野蠻之人,剛才還說按草原規則,強者為尊,誰的本事大誰就有道理,現在打不過某,竟和著一個扁毛的畜生一起打某,真是可惱。我呸!”

    那個異族人臉上一紅,也不答話,只是手上的大槊也又急了幾分。

    倆人一鷹正在這忙活著的時候,李方見何則被一人一鷹圍著打,向黃忠做了個射箭的手勢,黃忠心領神會,悄悄地把背取大弓取了下來,張弓搭箭,就給那只鷹來了一箭。此時那只鷹正飛騰捕抓著何則,黃忠這一箭又飛得又快又急,距離太短,那只鷹躲閃不及,只躲開了身子,卻被那箭射中了另一翅膀,哀鳴一聲,斜刺里摔了下去,那個異族人聽的鷹兒哀鳴,心中大疼,失聲喊道:“鷹兒?!?

    何則就著他一分神的功夫,一槍把那異族人從馬上掃了下來,不得等那異族人起身,丈八長槍一探,指在了異族人的咽喉。大喝一聲:“別動!現在你還有什么話說?”

    那個異族人見落得如此,也不求饒,把頭一抬,仰天說道:“事已如此,吾家無話可說,你要殺就殺吧,我是不會孬種的?!闭f完又雙目淚下,扭頭喊道:“娘??!孩兒不孝,不能為您求醫治病,更不能為你養老送終了。您老保重了?!?

    眾人速迅地圍了上去,士卒把此異族人綁了,何則和李方聽那異族人的感嘆,不禁心中暗暗疑惑。

    何則再次冷喝道道:“閣下到底為何監視我等,是不是殺這村中匪徒的同伙,說不出子丑寅卯,休怪某槍下無情!”

    說完何則殺伐果斷,手中的長槍頓時往那異族人頸中輕輕一送,槍尖已破了對方頸膚,一絲血液已從皮膚中滲出!

    那異族人看到何則如此殺伐果斷,心里一寒,嘴巴上說得寧死不屈,但面對死亡又有那人敢輕松面對!

    李方急道:“何師長,且慢,看著這個人孝心也不像窮極惡匪徒,暫且問清楚也不遲!閣下還是如實說的好,否則有你苦頭吃!你想逃離,那是不可能的事!我們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!”

    何則移開長槍,喝道:“說,坦白從寬,抗拒從嚴!”

    那異族人挺身坐起,摸了摸脖子,說道:“你們不殺我?”

    何則避而不答,向那異族人冷冷說道:“閣下如何稱呼?哪里人士?又是因何出現在此,用飛鷹監控我等?”

    那異族人說道:“某家乃是先匈奴的一枝,匈奴被擊潰后并入鮮卑一族,某家拓跋鷹,自幼從師于族內救起的一名老者,只因某家懂得鷹語,又養的一只好鷹“黑兒”,某家的武藝也還算了得,故此草原各族送某家稱號為草原之鷹。只因家母重病難醫,記得先師在世之時曾言,中原之地,地大物博,人杰輩出,特此攜母前來尋醫治病,來到中原已是一年有余,遍訪名醫不得救治,后聽得有名醫華佗,生死人而肉白骨,然尋遍中原而不得,后又聽一遼東商人說遼東之主唐侯及其夫人精通醫道,特此前來遼東求醫,沒想到你們如此不拿理拿箭射我的鷹兒不成,竟還說我殺害這僻野鄉村的匪徒的兇手,言語不順,動起手來,也是我求醫不順,心情暴躁,以遭此辱,怨不得他人?!?

    何則狐疑道:“休要胡言亂語,某要問的是那因何出現在此處,因何監視我等!”

    “某家自恃武藝高強,又因身已分文,爾等中原之人自以為高大尚,看不到我等草原之人,某家何必受此等氣,只能帶背著家母行走在野外,一邊走,一邊打獵為生。要知道某等草原之人隨時遷移,生活習慣,也沒有什么不適應的!至于某家鷹兒監視爾等,某家只不過想知道爾等是何方人士,如果是唐侯麼下,某家自然會拜見,希望得到引見唐侯及其夫人,治療家母而已!”

    在場諸人聽到拓跋鷹如此一說,頓時臉色緩和了一下,但何,則心存疑慮,帶著病母在野外行走食住,這得多大的心呀,蚊蟲野獸到處都是,而此刻此人還跑了出來,遠離病母,不得不小心謹慎,臉露一絲冷笑,喝道:“休要在此胡言亂語,招人同情,以為某是好騙的嗎?爾母在何處,如果爾母不能證明你的清白,當心你的腦袋?”

    “某家帶你們去!”拓跋鷹站起來道,抱起受傷的老鷹,就準備往后走!

    何則朝眾人使了下眼色,大家握了握手中的武器,跟上拓跋鷹。

    在離村口五百米的河邊一小塊草地上置著一小頂草原帳篷,周邊密密樹木竹林高達人身高的野草擋著,如果不近看,真看不到在此居然有人露宿!

    一只狼狗在帳篷外巡邏著,篷頂上還有另一只才鷹輕輕展翅著,難怪敢帶著病母在野外住宿野營!

    看到拓跋鷹母親形銷骨立,掩掩一息般沉睡著,眾人相視一眼,不由得一陣苦笑,蠻族之人果然沒文化,真可怕,如果繼續這樣下到,只怕他母親不到一月,就歸西。

    在城中住宿,至少病情有什么突發,可以叫城中大夫進行應急,在野外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,那時才有得他后悔!

    拓跋鷹似乎看出眾人的心思,苦笑道:“某家母已病兩年,經過兩年的摸索,某家在應對家母病痛突發時,已有些經驗,只是如果再不快速找到唐侯或及其夫人幫忙治療,只怕家母撐不了多久!”

    說完后,一臉落寂痛苦神情在他臉上現出來!

    何則淡淡道:“你不是要找我等主公和主母嗎?那就別瞎溜了,直接到城里找我們,或找上我們巡邏隊,我們自會安排。要說著主公和主母的醫術,那真是沒得說,不管是什么樣的病,那都是手到病除?!?

    “某家已是怕了,在城里,那些人要不要看不起某,客棧更是看到某家病重家母,更是不讓某家入住,再加上某家出來久,早已身無分文,所以就沒想過要進城!”拓跋鷹苦笑道

    “呃,拓跋鷹,某告訴你,只要你在唐侯領導內,有哪客棧敢拒住,可前往官府報案,爾母病重,前往我們城中任何一家大夫醫館,如果治療,屬于老人類的,都可以到我們官府報銷,所以爾不必擔心此事無錢住宿治療,即使爾不是我遼東之人,不是某家主公麼下百姓,只要來到遼東治療,官府都會協助爾等!我們主公主母為了憐惜百姓生活不易,凡是老人重病的皆可由官府免費幫忙治療,你大可放心!”

    那拓跋鷹聽了,愕然,一會兒,頓時痛涕大哭,一邊用手打著自己的臉,哭自己為何不早點帶著病母進城,到遼東來,讓自己的母親被病痛折騰那么久,實在不孝!

    聽得眾人頓時心情激蕩,同時也感到無比的自豪驕傲!

    何則心神時刻保持著冷靜,絲毫不受到拓跋鷹痛哭的影響,道:“拓跋鷹,爾在此過宿,可知那些匪徒兇手往哪里去?這些匪徒有哪些實力,從實道來!”

    拓跋鷹擦了擦眼中的淚水,剛要說點什么,只覺得腳下地動山搖,遠處馬聲咆哮,一彪人馬飛馳而來。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lhmifx.live。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laidudu.com
彩乐乐河南11选5